戚戚兰烬

I balanced all, brought all to mind,
The years to come seemed waste of breath,
A waste of breath the years behind
In balance with this life, this death.

ST/AOS 我知道怎样去爱 George Kirk/Pike

我知道怎样去爱

I Know How To Love

配对:George Kirk/Pike , 暗示SK

分级:G

声明:我只拥有我补不上的脑洞。

Summary:你和他唯一的联系,不过是那片共同仰望的璀璨星辰。


曾有一日。

宴上觥筹交错,华灯迷离。他柔情似水,言笑晏晏。人们低声叙说着他和她轰轰烈烈的爱情。细细碎碎的低笑、言语,拼凑成他过往的故事。他搂着她的腰,侧过身,在她微红的脸颊上轻吻。

君子好逑,何等美好。

不会再有人费心记得,多年前喧嚣到沉默的时光。

他看到了你,挽着可人的新娘向你走来。你看见他的眼眸,那片你曾如此沉醉的星辰大海,如斯情深款款。人们说,他不再是从前那个在高中犯上作乱却聪明得逆天的麻烦学员,他最终折服于一个女子的爱。他成熟,有责任感,充满魅力,如同爱荷华州的烈日,注定要成为众人的焦点。

你举起酒杯,向他微笑。

酒杯相撞。唯有无言。

你们何以成为如今的各自。没有人知道。包括你们自己。

你记得每一场你们一起打的球赛。汗水,荷尔蒙的气息,至今仍如此清晰而浓烈。你和他并肩而立,共同欢呼,恰好一起转过头,恰好对视彼此。同样,恰好的距离,不远不近,一个拥抱,仅此而已。

你记得那场老旧的电影。尴尬,微笑,慌乱,叹息。有时候我们只是想要一个拥抱,却偏偏恰好可以拥有一个蜻蜓点水的吻(1)。而你们的然后,仅是到此为止,各自遗忘。

人到某个年龄,总会觉得自己的生活如此荒谬,扪心自问,何至于如此。于是我们做出一个个假设,一次次叩问自己。彼时,未知契机,未知缘由,未知后果,草率的选择,从此一切不可收拾。为什么呢?你们没有再需要一张床,一间房间,另一种关系?

何须深究。你听见自己的叹息,划开了三个人尴尬的寂静。

他的妻子有些不解,带着询问的目光望向自己的丈夫。你拿起酒杯,转身离去。你不会知道自己尚穿着制服的身影在另一个人看来是如何的熟悉,单薄,令人痛心。

世界之大。世界之小。昔日的默契好友。如今的点头之交。

他温暖的大手曾毫无顾忌轻放在你后背、你双肩,又或许,偶尔的偶尔,若即若离的在你的腰间。

他的悲欢,微笑、大笑、泪水、痛哭,他的一切曾经只属于你。

你曾经如此眷恋,却默许他以为是自作多情。你总作无所谓,你以为他会懂,不曾言明的情愫。而事实是,你不说,他不问,就这样走到了陌路。你发现自己才是最无情的那个,最不可自拔的那个,最情深至此的那一个。

拿不起。放不下。你坐在角落里,看着远处他与身边的女子伉俪情深。

事已至此。

你和他唯一的联系,不过是那片共同仰望的璀璨星辰。

多少的过往,回忆起来,原来只不过是一句曾有一日。而现在的你正坐在办公室里,面前坐着一个同样麻烦的黄毛。又一次,你的唇边溢出无奈的叹息。你不知道他的儿子有没有注意到,这不重要。问题是,他又要替他收拾残局了。

你把他的孩子带到了星际舰队。

他的孩子诞生于星辰之中,自然要向那里归去。你知道这是他的期盼、他的夙愿。你们曾经谈论过的。那段旧日里共同幻想的如果。

但你还不知道,你将会这样早的离去。

你还不知道,生命从身体中逶迤而去时的彻骨虚无。那个瓦肯人。他会看到你记忆中那个朦胧鲜活的身影,人前肆无忌惮的嚣张,人后极尽苍凉的孤独。一如他熟识的另一个人。来自爱荷华州的阳光。两位伟人。你和他各自爱着的人。

你的眼前的世界将潮水般褪去,一如不曾存在。你将看见彻骨黑暗,你将看见极尽光明。

寒冷得温暖。

你看到他最后的片刻时光。

他在那里,星辰之间,他的泪水,他的呼喊,他告诉妻子他爱她。

但你听到了。他唇齿间含糊不清的呢喃。你的名字。

你看到你们第一个吻。唯一的吻。

你看到他的房间,他的抽屉,一对戒指。上面刻着你们的名字。

你不曾后悔。


注 ( 1 ) 源于网络:原本只想要一个拥抱,不小心多了一个吻,然后你发现需要一张床,一套房,一个证……离婚的时候才想起:你原本只想要一个拥抱。

我的本意其实是想写个第一人称,但不知道为什么提笔一脑抽就选择了第二人称。夜半生出的诡异感慨,就索性写了出来。很多事,从你选择的那一刻,再也没有退路。我甚至不确定这篇文真的有人物形象……只是一个不知所云的故事。


评论 ( 1 )
热度 ( 2 )

© 戚戚兰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