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戚兰烬

I balanced all, brought all to mind,
The years to come seemed waste of breath,
A waste of breath the years behind
In balance with this life, this death.

Death Comes To Pemberley:小说与生活

死亡降临彭伯里。英剧。傲慢与偏见的续集。

其实我没有看过傲慢与偏见,也不想去看。看不下去。

我更偏爱的是《理智与情感》,也是唯独我看完了的简奥斯丁的书,我最终接受了它两姐妹得到的圆满结局,不为它的圆满,只为它层层推进到终局时那种别无选择的安然。生活本没那么浪漫,也不会有那么悲惨。堆积起生活的其实是面对选择时的种种无奈,到头来你未必真心渴求的你也已经逐渐安之若素了。或许这样也很好。所有的痛苦,只是源于你觉得,你没有得到的那个可以更好。但当真如此么?没有人知道。

所以我一直愿意相信平行世界,我相信别的世界里的我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就像《物理属于相爱的人》里说的那样,我给了自己一个借口相信在此时此地,我同时做着一个优等生与我从小梦寐以求的海盗。

一开始Lydia出场的时候,我也不免被Lizzy的想法干扰,觉得她是个浅薄的女子。但最后,我反而觉得Lydia比她的姐姐要可爱的多。她看似的浅薄才是真正的成熟。因为明了,所以才会胆敢随心所欲。我喜欢她在Wickham被释放之后领着丈夫招摇过市的得意,我猜我是她也会这样。

你们以为我自寻痛苦,但我有的是办法证明,我比你们大多数人都要幸福,我承受我的选择,我也享受它。她说她不想从Lizzy那里听到自己丈夫的风流韵事,因为如果从那些长舌妇的口中传到她耳中,她就可以不以为然的一笑了之。那一刻她夹杂着失落的平静与淡然,莫名就让我觉得很感动。

至于Lizzy,好像很多人说Elizabeth不至于被五六年间的婚姻生活摧残成这样如履薄冰的妇人。但我想说的是,五六年难道还不够么?谁还会在这样的年纪像年轻是那样坚强无所畏惧没事找事,作为一个妻子必须要考虑自己与丈夫的家族。这部剧里体现的Lizzy,虽然世故一点,但她其实还是属于一种闲着没事干的贵族小姐状态,信仰着自己的阳春白雪,结果忽然发现和自己的婚姻对丈夫来讲或许是对家族责任极大的背弃。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吐槽,简奥斯丁的小说里净是些为冬天一场小雪就能激动不已的人。Lizzy站在她的道德制高点上,指责着丈夫答应让自己的妹妹嫁给一个她并不爱的人,之后又极其符合女主套路地跑去安慰Georgiana时,却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I'm a Darcy, Elizabeth!This place, this family,was not sustained or built by people doing what they want!It's bigger than you or I, or any of us!We play our part, so it may continue after we're gone.I'm choosing to do this, Elizabeth!

或许这不符合很多人的观点,但我相信现实就是如此。如果你一定要为自己做的事去寻找一些意义的话,只会发现有那么多的nonsense。我们根本就没办法从别人的视线里彻底逃离。敢于放弃者,如Lydia,自有其安乐。敢于承担者,如Georgiana,自有其坚韧。因果不曾亏欠任何人。Lydia面对流言蜚语。Georgiana将养尊处优,保家族太平。因果与得失本就是如此。

我的想法或许真的很怪。但在适婚年纪里,能找到一个适婚对象就可以了。那个人正好与你相爱,此生大幸。那个人你颇有好感,或许你们会得到细水长流的深情。那个人若和你是不咸不淡的朋友,无甚欢喜也罢,友情化作亲情,日子总是一样的过。纵使是轰轰烈烈,也不照样是不咸不淡的平淡结局,在生活琐事里做一只逃不出的困兽。

我对Lydia的偏爱,其实源于我的放不下。我想要的是那样无拘无束的日子,但我没有勇气去面对后果,我始终走不出别人重重叠叠的视线,我有傲气,但我也懦弱,我想特立独行,但我有时亦俗不可耐。Lydia是幸运的,她身上没有那么多的责任,她阳春白雪的姐姐替她的家族完成了一场联姻。于是她侥幸地找到了一个和自己臭味相投的男人,四处张扬,做对幸福的小人。

谈到简奥斯丁,就想到另一部电影Becoming Jane。简奥斯丁自己,其实也从未成功走出过家族的责任。所以我不爱她的小说,但我却喜欢她,理解她。她在自己的小说里,给了自己,给了许多选择了责任的人,一个平行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她们做了不一样的选择。然后一切止于“王子与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的Happy Ending。不再关注于以后可能发生的一切苦难。美梦而已,为什么要徒增烦忧呢。

其实她的放手很聪明。如果在一起,爱情总是会随时间消减的,无可挽回,除非你能培养出弥补空虚的友情与亲情。友情远比爱情长久。因为朋友才真正教会了我们如何去爱一个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在友情与爱情混合的状态才是最恒久的,因为不曾得到,所以随时间越显美好。人皆如此。情深至此,也只源于从前的放手。

在电影的结尾,Jane给另一个Jane朗读了自己的小说。

生活是个圆。你们从未再见,因此,你们未曾别离。

评论 ( 1 )
热度 ( 1 )

© 戚戚兰烬 | Powered by LOFTER